北京一夜—PU—PU

北京一夜—PU该歌PU演奏者为陈升 刘佳慧,歌曲名称为北京一夜,歌PU类型为—PU。《北京一夜》(英文名《One night in Beijing》),是由陈升作曲,陈升和刘佳慧共同填词的一首歌曲。收录于1992年陈升的专辑《别让我哭》中。[1] 1993年,陈升凭借该歌曲获得第1届新加坡金曲奖。

北京一夜—PU

创作背景

《北京一夜》是记叙着两三千年以来,以爱情、战争为背景的故事。原创歌手陈升。按歌手自己的话说,“写出这首歌也是老天的赐予吧”。
  十多年前,陈升在北京新街口的一个叫百花录音棚录音,录了几天都录不好,特别着急。于是和参与录制的人员一群人一起出去喝酒。陈升反复的唠叨着“Why am I in BeiJing?”,就带出了“One night in BeiJing”这个歌名。当时很多人都说这旋律感觉很好。陈升喝高了,就跑到地安门一带逛了一圈,忽然找到了创作的灵感。看着那些厚重的城门,怀想两三千年的历史,多少故事、多少悲欢离合都发生在这些城门之下。很自然,这首歌便应运而生了。
  “十里楼台倚翠微,百花深处杜鹃啼。殷勤自与行人语,不似流莺取次飞。惊梦觉,弄晴时。 声声只道不如归。天涯岂是无归意,争奈归期未可期。”人已逝,百花深处依然还在。在这首宋词中,依稀可见《北京一夜》歌词中蕴涵的凄美。明代万历年间,一对年轻张氏夫妇,勤俭刻苦,在北京新街口以南小巷内,买下20余亩土地,种菜为业。数年后,又在园中种牡丹芍药荷藕,春夏两季,香随风来,菊黄之秋,梅花映雪之日,也别具风光,可谓四时得宜。当时文人墨客纷纷来赏花,于是这个地方被称为“百花深处”。张氏夫妇死后,花园荒芜,遗迹无处可寻。这个地方变成小胡同,但百花深处的名字,却一直流传了下来。这便是《北京一夜》中“百花深处”的故事。
  这是一首很经典的男女对唱。两个声音仿佛就是古人于今人的对话。古人在娓娓道来,今人在随声附和那历史的尘埃。在《北京一夜》苍凉的歌声中,弥漫着寂寞和忧伤, 轻描淡写地调侃着人世的无情与人生的无奈。回蓦着昨日峥嵘的岁月,再也看不见“捧着绣花鞋的老妇人”和“把酒高歌的狼族”,也听不见千年等待城门打开的呼唤。残存下来的只是那繁华旧景背后无疾而终的爱情和一场红颜白发的旧梦。现在的都市太过轻佻,早已变得物是人非。
  多年过去,一遍遍地听着《北京一夜》,聆听着歌声中百花深处老人的故事,聆听着歌声中夜夜在京城门外守侯的北方狼族和地安门的古老传说。才发现这是一场百花深处未完的梦,只是梦醒之后,等待千年的城门还是不开,良人还不归来,不小心为这个城市留下许多情,留下一段《北京一夜》的故事……

歌曲歌词

女:不想再问你 你到底在何方
不想再思量 你能否归来么
想着你的心 想着你的脸
想捧在胸口 能不放就不放
男: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不管你爱与不爱
都是历史的尘埃
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不敢在午夜问路
怕走到了百花深处
女:人说百花的深处
 住着老情人 缝着绣花鞋
面容安详的老人
依旧等着 那出征的归人
男:ONE NIGHT IN BEIJING
你可别喝太多酒
不管你爱与不爱都是历史的尘埃
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把酒高歌的男儿是北方的狼族
女:人说北方的狼族
会在寒风起 站在城门外
穿着腐锈的铁衣
呼唤城门开 眼中含着泪
男:呜….
我已等待了千年
为何城门还不开
女:呜….
我已等待了千年
为何良人不回来
合: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男:不敢在午夜问路
怕触动了伤心的魂
合: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男:不敢在午夜问路
怕走到了地安门
女:人说地安门里面
有位老妇人 犹在痴痴等
面容安详的老人
依旧等着 那出征的归人
男:ONE NIGHT IN BEIJING
你可别喝太多酒
走在地安门外
没有人不动真情
合:ONE NIGHT IN BEIJING
你会留下许多情
不要在午夜问路
怕触动了伤心的魂(人)
男:ONE NIGHT IN BEIJING
ONE NIGHT IN BEIJING
女:不想再问你 你到底在何方
不想再思量 你能否归来么
想着你的心 想着你的脸
想捧在胸口 能不放就不放
男:ONE NIGHT IN BEIJING
你会留下许多情
不敢在午夜问路
怕触动了伤心的魂


上一篇:いつも何度でも(千与千寻的片尾曲)—PU
下一篇:命起涟漪(仙五)—PU

相关曲P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