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树,我们在一起—PU—PU

玉树,我们在一起—PU该歌PU演奏者为民歌,歌曲名称为玉树,我们在一起,歌PU类型为—PU。—PU是指一种—易的记PU法。有字母—PU和数字—PU两种。其起源于18世纪的法国,后经德国人改良,遂成今日之貌。一般所称的—PU,系指数字—PU。数字—PU以可动唱名法为基础,用1、2、3、4、5、6、7代表音阶中的7个基本级,读音为do、re、mi、fa、sol、la、ti(中国为si),英文由C、D、E、F、G、A、B表示,休止以0表示。每一个数字的时值名相当于五线PU的4分音符。

玉树,我们在一起—PU

起源

数字—PU的雏形初见于16世纪的欧洲,那时有一个天主教的修道士名为苏埃蒂;他用1、2、3、4、5、6、7来代表七个音来写PU教歌,尔后写了一本小册子名为《学习素歌和音乐的新方法》,那时西方人极注重发明创造和版权等个人成绩,才被记载入史册。
18世纪时法国人,名卢梭;1742年在法国巴黎向科学院宣读了一篇论文《音乐新符号建议书》再提这“数字—PU”。18世纪中叶此后,又有一批法国的音乐家、医生、数学家等把“数字—PU”加以整理,完善。19世纪,经过P·加兰、A·帕里斯和E·J·M·谢韦3人的继续改进和,才在群众中得到广泛使用。因此这种—PU在西方被称为“加—帕—谢氏记PU法”。
19世纪末20世纪初,中国兴起“新式学堂”,其中的“学堂乐歌”课直接效法日本的音乐教育,也沿袭了日本使用—PU的做法。在许多中小学里开设唱歌课。当时的唱歌教材,以我国音乐教师填词的日本歌曲居多,其中五线PU,也有—PU。—PU大概就是这个时候由日本传入我国的。
1903年,留学于日本东京音乐学校的曾志忞在留日江苏同乡会于东京编辑出版的中文杂志《江苏》第六、七期上发表《乐理大意》一文介绍西洋乐理知识,并以—PU与五线PU对照的形式刊登了《练兵》、《春游》等六首歌曲,这被是认为是目前所见中国人使用—PU的最早记录。近代音乐教育家沈心工也是—PU的最早传播者之一,他编辑的《学校唱歌集》于1904年出版,成为中国出版并流行的第一部—PU歌集,从此后—PU逐步普及到各地的学校。由于它的—明易学和排印方便,在年代兴起的中国抗日救亡群众歌咏运动中,—PU对于歌曲的传播发挥了极大作用。同时,—PU本身也得到进一步完善和普及。

—介

—PU有着较—单易学、便于记写等多种优点,这使它在中国有着比五线PU更为众多的使用者,对于推动和普及群众性的音乐文化活动起着重要的作用。我国的许多音乐家在创作乐曲时,记录最初的创作乐思,多习惯使用书写方便的—PU。聂耳创作《义勇军进行曲》、冼星海创作《黄河大合唱》时,他们的初稿也都是用—PU来记写的。

相关歌PU

毛委员和我们在一起—PU:毛委员和我们在一起—PU该歌PU演奏者为颂刚、春森、向义 ,歌曲名称为毛委员和我们在一起,歌PU类型为。1974年,在全国第三届《战地新歌》征集活动中,江西有近十首歌曲入选,被称为是江西民歌的一次集体亮相和重磅出击。其中,男声小合唱《毛委员和我们在一起》也在那时脱颖而出。歌曲来自于一首苏区红色歌谣,由颂刚、春森、向义编曲,山樵、永立编词。

我要我们在一起(范晓萱)—PU:我要我们在一起(范晓萱)—PU该歌PU演奏者为范晓萱,歌曲名称为我要我们在一起,歌PU类型为。《我要我们在一起》是范晓萱演唱的歌曲,由李泉作词作曲,发行于1999年

玉树不倒 青海常青—PU:玉树不倒 青海常青—PU该歌PU演奏者为—PU ,歌曲名称为玉树不倒 青海常青,歌PU类型为。《玉树不倒 青海常青》是著名画家郭永洁为纪念玉树地震一周年而创作的又一幅百米国画作品。该作长120余米,宽1.70米,画面大小人物多达近万众之多。该作品分别于2011年4月14日和2013年4月14日在青海省博物馆[1] 和陕西省美术博物馆举行了规模空前的纪念展[2] 。也分别创造了各自展馆的历史之最。遗憾的是陕西省美术博物馆因场地所限,而未能够将作品完全展出。


上一篇:孟婆的碗—PU
下一篇:人生如歌 (一)—PU

相关曲PU